人民大会堂特供是个什么东东?

众所周知,人民大会堂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的地方,也是国家领导人和人民群众举行政治、外交活动的场所,初建时称“万人礼堂”。1959年9月24日落成后,周恩来总理邀请一批专家进行视察,请大家给其起个名字,著名的桥梁专家茅以升在纸上写下“人民大会堂”几个字。后来“万人礼堂”就定为“人民大会堂”。

就是这个庄严而神圣的地方,却同样也履行着一个和牙防组相似的职能,那就是给一些产品做包装和定位,于是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名称“人民大会堂特供”,给人造成一种印象就是:“凡是特供的,都是最好的!”

古有“贡品”一说,今有“特供”一词,算是与时俱进了吧。于是乎香烟支上了,美酒喝上了……

眨眼一看,人大代表全部成为了这些所谓特供产品的见证人,君不见:茅台人民大会堂特供陈酿、人民大会堂特供中华、人民大会堂特供得雨活茶、天目湖啤酒成为人民大会堂特供酒后,溧阳市又一品牌食品——天目湖白茶被人民大会堂管理局相中(请注意相中,这词用得多好,相亲一样),选定为人民大会堂特供茶,连一种叫卡尔玛地板的也成为了人民大会堂特供地板。蓝莓野果汁、蓝莓醋系列产品都是系人民大会堂国宴特供饮品;燕京啤酒-人民大会堂国宴特供酒、人民大会堂特供酒-红星二锅头、兴华啤酒荣膺人民大会堂国宴特供酒、菱花味精也成了人民大会堂的专门供产品……等等究竟还有多少产品经过了人民大会堂的佛手点化,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些琳琅满目的产品无论如何要和钱挂上钩的的商业利益共同体现象已经让我们觉得很耐人寻味。而人民大会堂管理部门在广场就能隔空相中这些分布在祖国各地的“名优特”产品的神奇能力也是让人目瞪口呆。

牙防组只为牙膏说话也算是“术业有专攻”,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妙手回春”独步江湖,“包医百病”就不知道是有何无边的能力和法力了。

我们姑且来了解下一种叫“兴华”的啤酒是如何搭上通往人民大会堂浪漫快车的幸福之路吧!该厂说:我公司经过对企业内部管理及生产设备等一系列的改良改造后,通过企业内部评审,认为已经完全达到人民大会堂国宴特供酒的相关要求。兴华啤酒于2005年初向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提出进入国宴特供酒行列的申请。申请很快得到了批复,同意兴华啤酒进入人民大会堂国宴特供酒的申报审批程序,同时,要求兴华啤酒严格按照申报审批程序提供一系列的经济、技术、管理文件送审待批。

为什么能那么快地得到回复呢?人民大会堂国宴特供产品的审批向来以严著称,提出申请能得到批复的几率都非常之小。后来,据内部人士透露,兴华啤酒的申请送达人民大会堂管理评审委员会参加第一次评审,就有重要领导表示:“好呀!这个品牌不错,兴华、兴华、振兴中华嘛,可以重点考察!”哦,原来如此!以“兴华”的名义,兴华啤酒顺利地获得了进入这个中华民族顶级盛宴的第一张门票。是啊!兴华啤酒创立之初就志存高远,立志以产业兴国,以振兴中华为己任,故取名为“兴华”啤酒,没想到多年之后,在北京,在人民大会堂引起了共鸣……

不知道大家在看了这些文字后有什么感想,另外该厂也称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对入选品牌的评审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对产品及品牌的选择人民大会堂管理局自有一套。“人民大会堂”的这一套与牙防组的那一套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妙就不得而知。

当然,牙防组和人民大会堂管理局也是有区别的:前者不是独立法人,其作为却有利可图;后者不是政府机构,却又带着官方的背景。奇怪的牙防组折射出当前社会中介组织在运行体制机制上还有待完善之处,庆幸的是牙防组在4月30日就终于寿终正寝了,因为这一日,卫生部发出公告,决定撤销全国牙病防治指导组,牙防组所收的黑钱与产生的问题多少也就成了一个迷;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是有头有脸的衙门,而令人遗憾的是人民大会堂还在充当品牌认证和叫卖“忽悠”的角色。

“人民大会堂特供”这个有点玄乎的名词却始终是厂家和商家追逐的目标,这一点非常耐人寻味。细想想道理其实也很简单,人民大会堂都用咱们的东西,还有谁说我的东西不好?就算是一个有点瑕疵的红苹果,搞个有特殊标志的不干胶贴上,外表上起码看起来也漂亮多了!洋气多了!似乎还牛逼多了!(木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