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奇石市场再添展示窗口

由于租金问题,位于河滨公园内的奇石馆只得搬迁,“奇石大王”杨晓红的40多车石头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她的家里堆满了石头,又在城内租了一间房子,还是堆不下,只得到乌当、小河、白云等地租房藏石,每年房租就要4万元。反反复复的搬迁中,她对媒体说:“这些石头不知会流浪到哪里,光靠我个人的力量,无法为这些石头安个家。”

中国园林网8月5日消息:由于租金问题,位于河滨公园内的奇石馆只得搬迁,“奇石大王”杨晓红的40多车石头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她的家里堆满了石头,又在城内租了一间房子,还是堆不下,只得到乌当、小河、白云等地租房藏石,每年房租就要4万元。反反复复的搬迁中,她对媒体说:“这些石头不知会流浪到哪里,光靠我个人的力量,无法为这些石头安个家。”

杨晓红说,她的一生只有三个梦,做完一个梦,就完成一个心愿。她的第一个梦是编一本《贵州观赏石》画册。2001年,她的这一梦想在贵阳市文明办和收藏家胡贤德先生、摄影家曾宪阳先生的大力支持下得以如愿。当年10月,这本书终于面世,数十个收藏者的数百件奇石照片收入其中,为奇石爱好者提供了一本学习、观摩、交流的集子。第二个梦是举办一次奇石博览会。这个梦想已于2002年如愿以偿。第三个梦是希望得到政府和社会力量的支持,建一座奇石博物馆,把那些无家可归的奇石陈列进去,服务于社会。说这线年,她对前去采访她的一位本报记者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梦何时能圆。

八年后,一个春暖花开的下午。沉寂已久的杨晓红拨通了当年那位记者的电话:“我的石头终于找到家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机缘巧合,我有幸从前辈手里接到了这个选题。这位在全国奇石界很有名气的“奇石大王”,向我娓娓道来了她与石头的半世情缘。

上世纪80年代,杨晓红还是熊猫电视的贵州总代理,属于“先富起来”的那批人,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从1984年开始,她从好奇、欣赏到把玩,慢慢地开始痴迷上了奇石,不知不觉中被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神奇魅力所俘虏。1997年,她突然放弃了赚钱的家电生意,开始走进奇石市场,首次投资就上百万。“我多年经商的积蓄全都变成石头了。”杨晓红说,“自从收藏奇石后,我从石头中逐渐找到了感觉,使我从商海的烦躁中平静了下来。”她好像突发灵感,触摸到了奇石文化的商机,一步一步地向奇石的殿堂走去,并从此“误入石途”,“执迷不悟”,誓与奇石伴终生。

奇石界有这样一句话:“贵州奇石甲天下”。独特的喀斯特地形地貌,神奇的云贵大川,使得贵州成为国内最大的奇石资源产地,全国很多极品的石头都产自贵州。她收的石头也以本省最多,清水江绿石、盘江石、黄果树彩碧石、红河石、乌江石等贵州上乘石品都有,这些产地成了她常来常往的地方,当地的许多农民都认识她,和她成了好朋友,只要当地发现好石头,他们总是第一个通知她。

除了贵州,全国凡是产奇石的名山大川,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只要一听说哪里发现一块好石头,杨晓红就会按捺不住,一旦相中,就要把它买到手。有一次,她听外省的石友说湖北有一块奇异的菊石,她立即赶到湖北恩施,当即付清钱包装好后就送到火车站托运。由于长时间在外省托运石头回来,火车站的人都熟悉她了,只要她的石头一到,就会为她送上门来。

经过20多年的收藏积累,杨晓红的奇石已达上万件,一共有数百吨,价值难以估量。在她收藏的奇石精品中,有别利亚菊石、震旦角石、辉锑矿、辰砂、雄黄、方解石、重晶石、盘江石、红水河石、墨石、绿石等,这些石头风情万种,形态各异,看后令人叹为观止,使人不得不被大自然所折服。其中,有一块绝品辰砂,伴生在一块汞矿之上,呈三点分布,辰砂总重量达1000多克,世上罕见,价值连城。

“我这半生为石痴狂,在这个领域坚持下来,如今终于给我的石头们找到了一个家。”杨晓红说。

位于青岩的古镇奇石馆,今年5月1日正式开馆。整个奇石馆占地3800多平方米,三进三出,有大大小小十余栋房子。“第一进主要是销售展区,第二进展出矿物晶体,第三进展出化石和水冲石。”

开馆以后,曾有国家地质博物馆的几名同志来到过她的奇石馆。他们的评价是:“有些东西,国家(地质)博物馆里也没有”。

奇石馆的“镇馆之宝”是一方名为“高原明珠”的矿物晶体辰砂。据记载,中国地质博物馆里珍藏有一颗“辰砂王”,号称无价之宝,为1980年6月在贵州万山汞矿岩屋坪矿区采到,毛重237克。而奇石馆里的这一颗,毛重在330350克之间,形如土鸡蛋大小。据杨晓红透露,这并不是她藏品中唯一一颗辰砂,她手上最大的一颗有600多克。

据相关资料记载,现有的辰砂王族成员仅有50余颗,其中10颗已流失海外。有10颗左右在贵州原产地收藏者手中留存,另有30颗左右则为北京矿物收藏者珍藏。

熟悉杨晓红的一名记者说:“她是一个传奇。在一个关注经济指标的社会里,寻求文化产业发展的道理,尤其不容易。”这些年来,杨晓红风风火火地满世界乱跑,不是买石头就是办展览。她的奇石藏品在美国、韩国以及国内许多一线城市展出过,她在国内奇石收藏界很有名气。我省奇石收藏家胡贤德先生评价杨晓红说:“石(实)交的朋友可靠。她对贵州的石文化有特别的见地,对赏石文化有执著的追求,她决心为贵州石文化作奉献,其精神可钦可佩。”

这八年里,杨晓红和她的石头们一次又一次的流浪,如今终于在青岩落下了脚。青岩历史上本来就有“石头城”的称谓,奇石博物馆在青岩安了家,对于当地政府和杨晓红来说,都认为这是一次“双赢”。青岩文化旅游发展中心的经理佟倩说:“我们对奇石馆是不收租金的。奇石馆作为一个文化亮点,列入古镇的整体营销。每一位来到青岩的客人,都会来到奇石馆,讲解员也经过了杨晓红的专业培训,能更好地将贵州奇石文化展现在各方游客面前”。

日前正在宁夏银川举行的第八届赏石旅游节上,一方来自贵州的标价2.3亿元的奇石成为开幕式上最“疯狂的石头”,艳惊四座。这方外观呈海蓝色的奇石,重达150公斤。出售这块奇石的参展商告诉记者,这块奇石是产自贵州的贵翠,它属于宝石级玉石,且产量微乎其微。

近年来由于《岁月》、《雏鸡出壳》、《人之初》等天价奇石的屡屡现身,有关“天价奇石”的报道,总是时不时见诸报端,赚足眼球。但奇石产业作为一个不太被大众了解的文化产业,究竟路在何方?

有关石价泡沫的争论无休无止,好石头究竟应该值多少钱才算没有泡沫,又似乎很少有人说得清楚。究其原因,很多人实际上是把奇石和石头混为一谈,所以一听到天价就认为是哄抬石价。有业内人士认为,奇石价格首先是不具备大众化,天价奇石的珍贵往往在于形象的绝对偶然性、真实性和不可复制性,决定了珍稀奇石由于缺少可比性而完全不受市场价格比的影响。交易时,其价值呈独立状态,完全取决于买卖双方的认可与接受程度。

目前,中国观赏石市场总体发展向好,成交明显呈现逐年上升态势,除稳定有市、量价齐升外,天价奇石对观赏石市场快速形成了巨大刺激并打开了未来石价的巨大空间,功不可没。这个新兴的市场同时也刺激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奇石收藏与投资,无疑已成为艺术品市场的新亮点。但奇石的价格体系还难以建立,一些虚虚实实的天价传闻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这个市场的无序繁荣。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观赏石艺术没有也不应该有高低之分,但观赏石市场应该也必须有层次之分,才能起到正确引导的积极作用。对于已经出现的天价奇石,石界应组织进行相关的理论研究,给出令人折服的价值依据,像历史上对待“和氏璧”那样剖璞石、尊宝玉,成就一段新的“价值连城”佳话。

“奇石要和本地文化融合,才能延续生命力”,杨晓红对此则给出了自己的解读。也有专家认为,苗绣、奇石、苗药等等都可以捆绑推出的,与贵州文化结合在一起,作主题性经营。

八年,杨晓红的奇石从“无家可归”到“有了漂亮的三进三出的院子”,这本身就意味着贵州奇石文化产业的一个飞跃。未来的路在哪里?我们拭目以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