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钞票面孔女性仅占10%从纸币肖像中浮现的性别反差

纸币上的肖像可以说是“纸币的脸”,它是最容易让人们认识到纸币上的国家风情的方式。在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领导人毫无疑问是当之无愧的门面。那么,这样的纸币肖像,在国外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物呢?

2021年,位于英国的全球市场调研机构Merchant Machine调查了世界主要的法定货币,发现以男性为肖像的纸币在世界上占到88%。

无独有偶,2017年,瑞典的个人贷款公司Advisa对全球1006张纸币进行了分析调查,得出结论,纸币上女性肖像的比例为15%。

这样一看,无论如何变化,女性的肖像肯定比男性要少。那么,会是什么样的国家会使用女性肖像的钞票呢?

纸币肖像中出现最多的女性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不仅是英国,在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35个国家(大部分是英联邦及前英联邦国家)的纸币上也使用伊丽莎白女王的肖像。

英国曾经建立了领土遍布世界的“大英帝国”,虽然之后各国相继独立,但即使在向“英联邦”过渡的今天,也可以从纸币中看出其历史联系。

此外,伊丽莎白女王的纸币还根据本人的年龄有所不同。首次出现在1英镑纸币上的1960年,纸币上使用了女王30多岁时的形象,到了1990年以后的纸币则使用了女王60岁左右的形象。在英国这样的君主制国家,选择现任国王或女王作为纸币肖像的情况很多,根据本人容貌的变化,一般以10年左右为周期进行修订。

当然,除了女王以外,英国纸币英镑上面还曾使用了诸如现代护理奠基人南丁格尔、著名作家简·奥斯汀和改革家伊丽莎白·弗莱等女性人物的肖像。

纵观目前世界各地使用的纸币上的女性,除了之前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之外,瑞典在2015年更新的20克朗纸币上使用了儿童作家阿斯特里德·林格伦的肖像。她的代表作《长袜子的皮皮》,享誉欧洲以至全世界。在瑞典,女高音歌唱家比尔吉特·尼尔森(100克朗)和好莱坞女演员葛丽泰·嘉宝(500克朗)也曾被用作钞票上的肖像。

在土耳其,一张50里拉钞票上,赫然印着土耳其著名的小说家和妇女权利领袖法特玛·托普兹的身影。另外在它隔壁的叙利亚,500叙利亚磅上面的形象则是古代巴尔米拉王朝的女王斯诺比亚。以色列推出的20新谢克尔纸币上,印有女诗人雷切尔,而100谢克尔上则是印有女诗人哥德堡的肖像。

离中国相隔甚远的阿根廷,政府将前,被誉为国母的艾薇塔·贝隆印在最高数额的纸币上。同样的,亚洲首位女总统,同时也是菲律宾首位女总统,菲律宾民主之父贝尼格诺·阿基诺的妻子科拉松·阿基诺的形象在09年被菲律宾加入到纸币当中。

在邻国日本,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5000日元上的女作家樋口一叶,它是日本第二位印在纸币上的女性人物。第一位是神功皇后,她是出现在日本神线年由当时的明治政府发布,是日本最早的纸币。

根据最新的消息,到2024年日本的纸币的设计将会更新,新版5000日元纸币将会起用第三位女性肖像人物津田梅子。津田梅子是活跃在上个世纪的日本教育学者,在女性活跃还很困难的时代,她培养了具有国际教养的女性,为提高日本女性的地位而努力。

在纸币上印肖像是在19世纪后半期以后才变得普遍,这背后的目的是为了提高防伪效果。我们人类的眼睛有能力注意到人们的脸和表情的细微差别。 这一特征被用来区分纸币的真伪。

另外,纸币肖像多选用男性的理由,在于防止伪造假币。将纸币上的肖像一字排开,其中很多纸币都是使用上了年纪的男性人物。用胡须、皱纹、头发等细致复杂的线条描绘的部分越多,模仿起来就越困难。

而且,要表现出女性那样凹凸细腻的脸部和表情,需要高度的印刷技术,这也是肖像画不起用女性的主要原因。不过,现在印刷技术也有了飞跃性的提高,女性的皮肤和表情也能美丽地表现出来了。

在性别平等运动走在前列的美国,政府在2016年宣布将使用废奴主义者和第一位黑人妇女哈莉特·塔布曼作为20美元钞票的肖像。

白宫发言人珍·普萨基说:“我们国家的纸币反映我们的历史和多样性是很重要的,塔布曼在新的20美元纸币上的画像正是反映了这一点。”

然而,在当今世界中,钞票上只有超过百分之十的肖像画以女性为主角,这一现实不能不反映出历史上对妇女参与社会活动的限制所产生的影响。取得了许多辉煌成就的女性,是否真的像许多男性一样受到重视,还需要画上一个大问号。

教育家津田梅子被选为日本的新音符,女权主义者塔布曼被记录在新的20美元上,这些都应该被看作是对缩小性别差距的强烈声明和赋予妇女权力的信息。

当一位女性被选为新钞票的主角时,重点不在于她是“女性”这一事实,而在于她是什么样的人。希望这样的社会观点能成为常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