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盛期力作《抚琴仕女》领衔呈献|上海嘉禾首届冬拍

本期上海嘉禾首届冬季艺术品拍卖会隆重呈献“岁月留珍——可以居珍藏书画作品专场”。“可以居”主人经营事业之余,酷嗜书画收藏,尤其是与金陵书画家们相交甚密,他亦常向萧平、宋玉麟等艺林名家探讨收藏经验。秉持着“真”与“精”的一贯标准,目前“可以居”收藏已初具规模。本专题所有拍品均系“可以居”主人经年所藏,来源清晰,传承有序,且蒙画坛名家宋玉麟先生倾情为本专题撰文,更便于藏家深入了解“可以居”书画收藏概貌,敬希四海藏家垂注。

(中国著名书画家、鉴赏家 萧平先生,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原馆长 徐善先生,江苏省国画院原院长、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顾问 宋玉麟先生,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馆长 黄戈先生,四位专家老师联袂解读)

边跋:焚香抚琴,清静幽雅之境也。抱石先生一九四五年所写真迹妙品。时甲午暮秋,观识于金陵。戈父萧平。钤印:平之、萧平

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作品选粹·傅抱石》P32,人民美术出版社,2003年。

“《焚香抚琴图》,寓严谨于奔放,妙在神似,创中国人物画之新样式。”——徐善

“傅抱石先生1945年所作的《抚琴仕女图》,是他在重庆金刚坡时期的一件重要作品。”——宋玉麟

“这张仕女图以傅抱石特有的对传统理法的精深理解诠释出中国人物画的高古与飘逸,留下一缕‘六朝余韵’。”——黄戈

傅抱石的这幅《抚琴仕女》创作于1945年的重庆,是非常典型的金刚坡时期作品。傅抱石在重庆的阶段,被称为金刚坡时期,是傅抱石艺术臻于成熟、达到高峰的一个阶段。在他的整个创作生涯中,金刚坡时期是非常重要的。学术界、艺术市场往往对其金刚坡时期评价非常之高,认为这个时期是完全可以代表傅抱石最高艺术水准的一个时期。而这件作品正好创作于这一时期,即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是他非常重要的一件人物画作品。

从画面结构上看,可分为三个层次。前景中焚香净几,一缕缕香气从香炉中缥缈而出,更烘托出文人气韵以及他寄托于仕女身上的淡淡的哀怨情绪、哀愁感受,这是傅抱石很文学化的一种表现。画的第二个层次是中间盘腿端坐的仕女,面部和眼神的刻画非常精彩,“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眼神表现得完全入定,非常静,沉浸在自己所弹奏的琴声中间。后景的屏风,则是很简略化的一个平衡。屏风上湖石静立,斜插一枝梅花,寥寥数笔,反衬出前景主体的精细,这种用屏风的方式叫做“借镜”,是中国绘画的一个重要传统。傅抱石的许多作品中都有画屏这种形式。所以第一重、第二重、第三重,清清爽爽,前两重靠近一点,后两重稍微拉远一点,这是构图的一种需要,也是傅抱石意匠经营的精妙之处。

技法表现上,画中人物的线条采用了游丝描。女性衣饰多为轻纱、绸缎,没有强烈的褶皱,所以傅抱石从顾恺之取法,完全采用线条圆转的高古游丝描。但和顾恺之偏工笔的笔触不同,他借用了写意,萧平先生将其称为“写意游丝描”。设色上,作品总体上属于水墨淡彩,除了梅花、人的面部敷以少许洋红,衣带、摆件则敷着少许赭石,其他地方基本上淡墨占了主导地位,整体色调非常简洁协调,有晋唐的高古之风,非常古雅。

值得一提的是,傅抱石的人物画精品,往往钤上画中这方“上古衣冠”之印,体现思接千载之意,表达一种跟古人心灵、情感上对话的神交、意会。通过这方印和整个画面的气息,我们能体会到傅抱石在这一件人物画中的种种丘壑内营、笔情墨韵,属实是一件难得一见的精品。

注:此作于2021年11月17日经宋文治之子宋玉麟先生鉴定为线月,时任江苏省中国画院院长的傅抱石率领“江苏国画工作团”开始了“二万三千里”的旅行写生。在长达三个月的旅行写生期间,傅抱石、宋文治等人相继走访了全国六个省的十几个大中城市,饱览祖国壮丽河山,为进行新山水画的创作准备了大量素材。写生活动结束后,画院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山河新貌”汇报展,在全国引起了极大轰动。这批作品很好地回应了“笔墨当随时代”的问题,“新金陵画派”也因此奠定了在全国美术界的地位,宋文治也因为创作了一批里程碑式作品,跻身新金陵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是幅作品在构图上采用高远和深远,气势磅礴、雄浑壮阔,是独具“宋家山水”面貌的佳作。山峰与雾气为伴,在其中若隐若现,宛若仙境,随着氤氲之气逐渐淡去,群峰势如破竹,气势憾人。技法上,笔法苍老,功力深厚,墨韵苍茫,灵动恣意。巍峨的山石、秀美的华山松、缥缈的云烟……共同构成了这幅秾丽明快、清新自然、秀逸壮美的华山图,秀而不媚,壮而不糙,严谨中有疏放,清丽中含生辣,耐人寻味。华山的自然之美深深融化在宋文治的心中,崭新又有古意。

是幅《梅山铁矿》绘于1962年,正是宋文治作品开始反映江南水乡风貌,山水推陈出新的阶段。作品中的梅山铁矿位于现南京市雨花台区西善桥,是离大城市最近的矿山,整个梅山主要矿脉大概有一平方公里多,深度约为五百米。此作将工业题材与江南山水相融,大时代背景下的大生产场景与前景勾勒的江南山水相适应,用中国画直接表现工业题材,一笔一墨间彰显时代气息,实乃宋文治山水题材中的上乘之作。

60年代正值新中国建设如火如荼时期,也是钱松嵒艺术最为成熟的时期,《三门峡工地》正是反映了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和中国人民焕然一新的精神风貌。作品采用“全景式”的章法,鸟瞰式的构图,呈现了三门峡风景的雄浑壮阔。尤其是大胆又极富创造性地把黄土坡夸张成朱红巨岩,既显深沉厚重,又有新中国蒸蒸日上的象征意义,显示出钱松嵒惊人的创作能力,可谓整幅作品的画龙点睛之笔。钱松嵒通过这一系列的时代性创作,解决了山水画反映现实的时代课题,对于江苏新山水画的成形成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为一个时代作出了样板。

题识:1.岁朝图。万户欢腾岁始更,春衣初试寿巵盈。起头第一开颜事,铙鼓声中奏太平。芑芦主人又录旧句。

题跋:凤高先生领导无锡丝厂协会十有余年,同业无不翕服,霖佐理会务,秉承有自,获益良多。先生性豪爽,凡地方公益事务,无不首先提倡,力任艰钜,地方父老至今称道。辛卯元旦,先生六旬晋四,特邀海上名流雅集吟诗。霖亦参预盛会,当赋七古一首,并奉斯图,藉伸祝贺。弟陈作霖敬跋。钤印:作霖

陈大羽尤以其公鸡题材驰名画坛,其笔下的雄鸡精气饱满,神采飞扬,催人振奋,深受大众的喜爱,素有“白石虾虫悲鸿马,可染水牛黄胄驴,苦禅老鹰大羽鸡”之说。此幅《绿梅大公鸡》写于1978年,是陈大羽雄鸡图的代表作品,怒放的绿梅中,一红冠公鸡仰视前方,尾羽高高翘起,威风凛凛,整幅画面洋溢着浓烈的春意。画者以中锋篆意入笔,侧锋辅之,用笔轻徐疾涩,墨色染泼相兼,极富浓、淡、干、湿等墨色变化,设色稳重中又有绚烂。综观全图气势浑厚奔放,笔墨酣畅有致,色彩鲜丽明快,意境清新隽永,实为作者艺术臻于化境之后的妙作。

释文:《归来》。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后不看岳。风风雨雨万山里,点滴声中真灵出。陈列馆开求雨山,夏屋渠渠实不俗。前约能未阮惠芳,携手同归真不俗。今天又得生若归,归家欢聚乐真乐。只是不见邵尹秀,未能作伴乐中缺。不知何事结共果,口角纷争成决裂。今闻一场成决裂,人间大事不可说。好事成坏坏变好,此事今不知如何变法。只好求求老佛祖,大施手段帮帮忙,五指伸伸一大变。

边跋:江浦景为父亲建陈列馆,在奠基中父亲又迎生若大姐得相见,喜作此诗。父亲早去,大姐亦归,同居夜台,令人悲哉!林筱之题。钤印:古稀已过、昌午之印

在此特别鸣谢"可以居"主人友情提供此专场藏品,亦十分荣幸得蒙宋玉麟先生撰文支持,精品难求,敬希垂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