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音汤汤编钟鸣响

在距今六千七百年至七千余年的新石器时代,我国的先民们已经可以烧制陶埙,挖制骨哨。这些原始的乐器无可置疑地告诉人们:当时的人类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创造音乐,并具备对乐音的审美能力。

音乐需由人和器物进行传播,因而在迭代的历史中很容易消逝。这也使探溯源流的人们因难闻过去的声音而遗憾困惑。世界上幸存的古乐器,多因历史久远质地腐蚀而失鸣。

而我国特有的几种古乐器,如陶土烧结的埙(xūn)、石片磨砺的磬(qìng)、青铜铸制的钟,却因材料的坚实而留存下来,使得几千年前的古乐能够复鸣并传播给数千年后的今人。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款历史十分悠久的乐器:编钟。但在介绍编钟之前,先给大家讲讲关于青铜的故事。

在上历史课时,大家应该都学过中国曾经历过青铜时代。青铜时代(Bronze Age)或称青铜器时代或青铜文明,是以青铜作为制造工具、用具和武器的重要原料的人类物质文化发展阶段。

(青铜时代必须具备这样一个特点:青铜器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偶然地制造和使用青铜器的时代不能认定为青铜时代)。

青铜是从石器加工和烧制陶器的生产实践中渐渐被认识而产生的。青铜是什么?青铜是金属冶铸史上最早的合金,是纯铜(紫铜)和锡或铅的合金,青铜的出现,对于进步社会生产力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

铜器时代的萌始期很长很长。到了大约3500年以前,从夏代晚期(考古学上的二里头文化晚期)至商代早期(考古学上的二里岗时期),是铜器时代的奠定期。

从商代盘庚迁殷至西周早期,迎来的是铜器的鼎盛期。在这个时期里,大型而精美绝伦的青铜器层出不穷。从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是铜器鼎盛的延展期,也有的人将之划入鼎盛期。

从春秋中期至战国时期,是铜器的衰变期。这时期虽然在铸造技术上有许多的发明与创新,然而在整体上却衰落了,因为新的“主角”:铁器已经登场了。

一件青铜器的制作过程,如果要全面地考察的话,就包括了采矿、冶炼、合金配制、制范、浇铸与后期处理这样一系列的工序。

编钟是我国古代的重要打击乐器,是钟的一种。因能奏出歌唱一样的旋律,所以被称为“歌钟”。它是依钟的大小不同而有次序地悬挂在木制钟架上,用木棰敲击来发音,音色清脆、悠扬,穿透力强。

古代编钟常用于宫廷雅乐,每逢征战、宴会、祭祀,都要演奏编钟。它可以独奏、合奏或为歌唱、舞蹈伴奏。古时,编钟是统治者专用的乐器,也是反映名分、等级和权利的象征,只有在天子、诸侯行礼作乐时方能使用,即“钟鸣鼎食”。

编钟最早出现在商代,兴起于西周,盛于春秋战国直至秦汉。西周中晚期,编钟已由三枚或五枚发展为八枚一组,能发出相隔一个小三度或大三度音程的两个音级。当时编钟经常用于宫庭宴会,被称为“钟鼓之乐”。至春秋中晚期,又增为九枚一组或十三枚一组。

秦汉以后,在历代宫廷雅乐中所使用的编钟多呈圆形,形制上有了很大改变,且每钟只能发出一个乐音。在经历了500多年黄金时代后,它由盛兴而衰退。

汉代出土的编钟在形制上更显矮、宽,铸造工艺上较诸先秦已有退步。它不仅失去了先秦编钟的双音效果,而在余音消除上也不及先秦,明显输给了以曾侯乙编钟为代表的先秦编钟。

到了隋唐时期,编钟除在“雅乐”中使用外,还用于隋“九部乐”和唐“十部乐”中的“清乐”和“西凉乐”里,很少流传民间。唐代诗人在作品中曾描绘出编钟声音宏亮、铿锵悠扬、悦耳动听的妙响。

自宋以后,迄止清代,编钟铸造技术鲜为人知,钟乐也渐被淘汰,清代宫廷中所铸编钟,不仅其形制与传统编钟不同,其音律更是相去甚远。

说到编钟,不得不介绍我国古代的编钟之王:曾侯乙编钟。该编钟属于国家一级文物,也是我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曾侯乙墓编钟于1978年出土于湖北省随州市郊区曾侯乙墓。曾侯乙是曾国一位名乙的诸侯,在浩如烟海的史书里,关于曾侯乙的记述几乎为零,直到几千年后的1978年,当他的陵墓被发现,人们惊呆了,15000多件精美的文物!其中有125件是乐器!一个骨灰级音乐发烧友的故事就此展现在世人面前。

曾侯乙编钟共65枚,被称为我国古代编钟之王,每个钟体上都刻有错金篆体铭文,正面刻“曾侯乙乍时”(曾侯乙作)。全套钟含有深沈浑厚的低音、铿锵圆润的中音、清脆明亮的高音,丰富的音色可调配出相当的表现力。

测音与研究表明,由于钟体合瓦形的独特结构和不匀厚的钟壁以及激发点和节线位置关系,所有编钟都能击发出两个乐音,且曾侯乙编钟音域宽广音质良好,发音相当准确,整体气势壮丽恢弘。

所以曾侯乙编钟的完整性和理论性都代表了当时音乐的最高水平,是已知先秦编钟之最,是研究中国先秦律学的珍贵资料。

钟及架的装饰,取有人、兽、龙、花、几何形等多种题材,採用了圆雕、 浮雕、阴刻、雕绘、线描等多种技法。加之精巧的布局和细微的刻画,达到了及其精美的效果。整架编钟,宏观巍峨庄重,微观精美华丽,是耐人观赏的艺术佳作。

青铜的出现让人们能够一睹千百年前人们使用的各式器物,并还原他们曾经生活的状态;也能让我们听到千百年前曾经悠扬清脆的钟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