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派”美女画家:比阮玲玉更美《良友》对她情有独钟始终人间清醒

“野兽派”美女画家:比阮玲玉更美,《良友》对她情有独钟,始终人间清醒 原创 秋月溶溶 民国女子 收录于线个内容

张爱玲说女人的价值:“有美丽的思想,便以思想悦人;有美丽的身体,便以身体悦人。”偏偏有一种女人,既有美丽的身体,又有美丽的才华和思想。

关紫兰就是这样的女子。她温婉美丽,才华横溢,事业成功、婚姻美满。她多次在日本和国内举办画展、名噪一时,却始终人间清醒,在时代的浪潮中坚守本心,似一株幽兰,毫不张扬,静静绽放。

陈丹青这样评价她:“她年轻时候的样子,阮玲玉、胡蝶根本是没法比的,真是大家闺秀。她一直活到八十年代,和我同在一座城市,买菜做饭上街,可是上海美术界没人说起她,她也不让人知道她,记得她。”

关紫兰,广东南海人,1903年出生在上海虹口一个从事纺织业的富商家庭,是父母唯一的孩子,拥有父母的宠爱与良好的教养。她不但会琴棋书画,还学会了开车骑马。

受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关紫兰从小便表现了对美术的浓厚兴趣。父母发现这一点后,便开始有意识地往艺术方面培养她。

关紫兰果然有艺术天赋,十几岁便考入上海神州女校图画专修科,后来又转入中华艺术大学学画,师从洪野、陈抱一先生。

陈抱一先生是我国油画艺术的先驱者,早期的油画理论家、教育家,毕生致力于中国美术的变革。

洪野又名禹仇,行伍出身,是一位自学成才的美术教育家和熔中西画法于一体的画家。民国3年(1914)在上海图画美术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前身)接替刘海粟执教色彩学,是潘玉良绘画的启蒙老师。

1927年毕业展上,关紫兰的油画《幽闲》被《良友》画报编辑梁得所和作家高长虹看中,不久就刊登在了第17期《良友》杂志上。作品旁附了她的照片,配文字说明:“关紫兰女士(本届优等毕业生)”。

关紫兰并没有沾沾自喜,她知道,要想登上真正的艺术殿堂,还需要飞向更广阔的天地。起初她打算去法国学习西洋画。后来在陈抱一的介绍和引荐下,她来到日本东京文化学院学习。

在这里,幸运的关紫兰得到了两位留学法国的才子油画家有岛生马和中川纪元。两人谙熟各种油画技术,尤其擅长法国野兽派的艺术。

关紫兰深得两位老师之精髓,画作渐有大家风度。学成归国后,她在上海举行个人油画展,得到了众多媒体的青睐与追捧。《良友》画册(当时号称“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良友》画报”)将她作为封面人物,赞誉有加。

与当时名满上海滩的其他名媛不一样的是,关紫兰的感情生活特别明朗。虽然美名远扬,又是公众人物,但却从未流出过关于她的任何绯闻。

35岁时,关紫兰嫁给了有名的牙科医生梁长赓。婚后夫妻恩爱,不久就生下和她一样温婉美丽的女儿。

抗日战争爆发后,京剧大师梅兰芳罢歌罢舞,蓄须明志表达爱国之情。国难当头,关紫兰同样揣着赤子之心。

由于有留日的经历,日本人多次动员她为日本工作,还要给她办画展,她都严词拒绝。为了表明对日本侵略者的抗议,她“封杀”自己,坚决不社交、不绘画、不出门。

如果必须在公共场合出现,她必定身着中式服装。她说:“越是在这个时候,我越要表现出一个中国女人的端庄与优雅。我不怕,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

后来,人们逐渐发现,关紫兰的画风不再像以往那样变形、夸张了。1941年的画展中,她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描写祖国的大好河山,旨在唤起人们对美好家园的沉深热爱,渴望和平到来的愿望。

1958年,相濡以沫的丈夫去世。关紫兰对人生,对绘画有了更透彻的看法,更加坚定了她对艺术纯洁性的坚守。

也许是与生俱来的敏感,她似乎感知到“文革”要来临。她不愿意违心画一些迎合之作,更不愿意有人向她打听别的画家,甚至出面作证。

渐渐地,她很少再作画,直至搁笔。她再一次有意识地把自己藏起来,毫不在乎落寞与沉寂。

中华民族有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传统美德。关紫兰始终牢记老师对自己的教育之恩。

洪野是一个教学认真负责,对学生极为爱护的老师。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洪野举家逃难。由于贫病交迫,洪野不幸染病,去世时才四十几岁,留下了寡妻和年幼的子女艰难度日。

关紫兰永远忘不了老师对自己的启蒙教育和精心培养,一直关心着他的后代,后来还慨然资助洪野的儿子上大学。

关紫兰也没有忘记陈抱一老师的培养和提携。成名之后,她还经常和陈老师互相切磋,一起探讨艺术上的问题。陈抱一先生去世前的几年里,因不愿投靠日本人而在经济上陷入窘境。关紫兰知道后,一直默默资助着恩师,直到先生去世也向外人透露过半个字。

“文革”后,因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关紫兰便把对艺术的热情转而投向关心下一代。

1978年,她最疼爱的外孙叶奇参军入伍。第二年春天,76岁高龄的她竟然风尘仆仆地来到野战军某部驻地看望外孙,还抽时间指导战士们作画和辅导出黑板报。

晚年的关紫兰虽然在画界销声匿迹,但始终优雅、安详。她衣着简朴却熨烫整齐,整洁的妆发上还不忘喷上淡淡的法国香水。闲暇时光,她在天井和晒台上侍弄花草,午后还会静静地品一杯咖啡。时至今日,上海虹口区溧阳路清源里的老居民们仍记得住在一号楼的老太太:“气质交关好的呀!”

去世多年后, 关紫兰的作品再度参加北京《世纪女性艺术展》大型展览,多次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九十年代上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行的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上,她的作品多次以高价拍卖成功,影响巨大。

上海电视台、东方电视台、上海教育电视台、《解放日报》、《文汇报》、《新闻报》、《青岛日报》、浙江电视台、江苏电视台、日本NHK电视台介绍过她的油画作品、中央电视台也对关紫兰女士的艺术生涯进行了全面介绍,称她是中国早期杰出女油画家、艺术家。

原标题:《“野兽派”美女画家:比阮玲玉更美,《良友》对她情有独钟,始终人间清醒》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