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光溢彩中国古代的红色瓷器

红色象征喜庆、欢乐和吉祥。它是中华民族最喜爱的一种颜色,如果将瓷器与红色融合到一起,那便是对中华民族文化内涵的最好诠释。今天我要为您介绍的就是一组中国不同时代出现的红色瓷器。

青瓷、白瓷、粉彩、青花,中国的瓷器种类繁多,不同朝代的帝王对瓷器的喜好也有所不同,而有一种瓷器却一直被历代皇家贵族所推崇和关注,那就是红色瓷。

中国国家博物馆陈列有一件豇豆红釉太白尊就是其中的代表。他小口微撇,红釉中散发着嫩绿斑点,腹部暗刻有三团螭纹。这件太白尊造型轻灵秀美,色调淡雅宜人,因釉面上点缀着深红色斑点,就像刚采摘的红豇豆的颜色,所以得名豇豆红。

中国人对红色偏爱的民族心理十分久远,其渊源可追溯到古代对太阳神的崇拜。中国的太阳神为鸟形,它的形象是红色的,太阳中有一只三足的鸟。古人相信火是日之气,太阳和火对人类的生存都有极重要的意义。他们不仅带来光明和温暖,太阳促使万物生长。火能烧熟食物和驱避猛兽,而太阳与火的色彩都是红色,因此崇日、拜火必然与红色相关联。

春秋战国时的楚人,他们认为自己是炎帝的远裔,火神祝融的嫡系子孙,他们崇日、拜火,因此尚赤。《墨子公孟》记载“昔者楚庄王鲜冠组缨,绛衣博袍,治其国,其国治”。绛衣博袍就是红色的宽袖大袍。不仅在史书上,从出土的楚地漆器、丝绸和服饰都可以看出楚人尚红的特点。

虽然瓷器的发现时间很早,但红色瓷器的出现却比较晚。人们一直想把这美丽的颜色呈现在瓷器上,可就是这一抹火红的色彩曾经是陶瓷史上的一个难题,它的演变呈现出中国制瓷人一千多年的探寻之路。

北宋晚期,河南禹县的钧窑窑工在1300摄氏度的高温下烧出了举世闻名的钧红,钧红的橙色虽属红釉范畴,但它只是在青色釉面上表现出块状或放射状的红色与紫红色,并非通体纯一的红色。

纯正的高温红釉瓷器是在元代景德镇烧制成功的红釉瓷器,以颜色鲜红为上品。然而这种瓷器对烧制温度要求非常严格,当时没有温度计,窑工只能凭眼睛来判断窑火的温度。严格的温度限制使得红釉瓷器的烧造非常困难,所以在元代烧制成功的红釉瓷器数量十分稀少。

红釉瓷在明代初期有了较快的发展,烧制出的红釉瓷器的数量比元代有所增加。这一时期红釉瓷之所以发展迅速,主要是与明太祖朱元璋有关。首先,红色在五行学中指南方,朱元璋是在南方发迹的,其次朱元璋姓朱,而朱就是红色,洪武的年号又跟洪谐音。再加上朱元璋曾经参加反元的红巾军,所以导致他对红色乃至红色瓷器都非常喜爱。

而他的这种喜好也一直延续到了明朝后来的几位皇帝身上。据记载,公元1430年左右,宣德皇帝上任不久,就下令景德镇御窑厂烧制红瓷。

几个月里,景德镇彻夜通明,但烧出来的红瓷都没有达到皇帝的要求。为此宣德皇帝龙颜大怒,严厉的惩治了当地的督窑官,不少窑工也为此赔上了性命。后来,一位窑工的女儿为救自己的父亲竟跳入窑中,以身祭窑,终于烧出一种犹如鲜血般的红色瓷器。

人们说是瑶宫女儿的鲜血染红了陶坯,因此就把这种鲜红的釉色叫做祭红。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但却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祭红釉瓷器的珍贵。

这件鲜红釉描金云龙文碗便是宣德时期祭红瓷的代表。他通体施红釉,口沿一周成白色,内外壁均以金彩描绘二龙戏珠纹,可以想象当初金彩与鲜红釉交相辉映的不凡气度。

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这件红釉盘高4.2厘米,口径20厘米。它通体施红釉,盘撇口,弧壁圈足,圈足内施青白釉,外底署青花楷体“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双行款,外围青花双线圈。此盘造型规整,胎薄体轻,釉色纯正,也是宣德红釉瓷中的精品。

明宣德皇帝去世后,祭红釉瓷器就停止生产了。由于这种瓷器烧造成本高,又不容易控制,一旦技术失传,就很难复烧。直到二百多年后的清康熙年间,景德镇御窑厂才开始大规模仿制宣德祭红釉瓷器。而就在仿制的过程中,意外的诞生出了另一种红釉瓷器。

公元1705年,十分喜欢精美瓷器的清康熙皇帝对宫廷的收藏缺少祭红很不满意,下令御窑仿制宣德祭红。这个任务落到了江西巡抚郎廷吉的头上,他亲自到景德镇督瑶,每天看着窑工配制釉料,点火烧窑。在郎廷吉主持下,釉料进行了无数次调配试验,加进各种金属元素,甚至加入了黄金宝石。

虽然试验了上百窑,仍没有得到祭红,但是却意外的得到了另一种红色釉瓷。由于当时郎廷吉监管整个景德镇瓷业,所以烧制出的新的红釉瓷器就被称为郎窑红。这种郎窑红釉是仿制宣德祭红釉烧制的成功品种,他比祭红更加鲜丽,光泽强烈。

由于这种红釉的烧制难度很大,需要严密的工艺技术,成本十分巨大。所以景德镇流传着“若要穷烧郎红”的谚语。

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这件郎窑红釉观音尊是康熙时郎窑红瓷器的典型作品。他撇口短颈,外施红釉,里口和底部施苹果绿釉。由于这种瓷器的釉汁很厚,在高温下会产生流釉现象,因此制成品往往在口沿处露出白胎,呈现出旋状白线,俗称灯草边。而在瓷器底部边缘,釉汁流垂凝聚呈现出黑红色。为了让留下的釉汁不堆积到器物底部,工匠常常会用刮刀在圈足外侧刮出一个二层台,以阻挡釉汁流淌下来。这是郎窑红瓷器制作过程中一个独特的技法,叫做“脱口垂足郎不留”。

这件郎窑红釉观音尊器型秀美,风格朴实,造型端庄规整,釉色红艳光亮,彰显出康熙御用瓷器的精美与大气。不过由于成本过高,郎红瓷烧制了近数十年,后来也停止了。

从元代到清代,虽然大红色的瓷器一直没有被烧造出来,但人们探寻红瓷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止。直到20世纪末,中国科学家攻克了陶瓷大红色又不耐高温的难题,烧出了色泽鲜艳、表面纯净的大红色瓷器——中国红。

中国红釉色鲜红均匀,色泽鲜艳,沉稳,光泽内敛而不失华丽气度,雍容华贵,堪称瓷中珍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