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莫做“水晶球”

民国政坛有一位奇人叫谭延闿,他出身簪缨世家,做过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曾代理中央党部主席,他在政坛上左右逢源,上下合辙,不新不旧,他抱定“三不主义”,一不负责,二不建言,三不得罪人,博得了个“水晶球”的诨号。

谭延闿并不是“草包”,他饱读诗书,能文能武,曾二甲及第,诗法、书法、枪法三绝,但却处世圆滑,甚至抱着“混之用大矣”的态度“游戏”人生,有着身处乱世、明哲保身的“不得已”和无奈。“处治世宜方,处乱世当圆,处叔季之世当方圆并用。”这句话做为修身处世的智慧,“追随者”众多,谭延闿不过是玩的更“炉火纯青”罢了。

从立身保命的角度讲,这种处世哲学似乎无可厚非。但追溯浩如烟海的历史长河,流淌更多的还是勤勉务实、敢于担当的洪流。孔子处于礼崩乐坏、诸侯混战的时代,仍奔走列国,虽饱受磨难亦不肯放弃;祖逖面对大乱当前、每况愈下的时局,仍为北伐中原 “闻鸡起舞”,中流击楫;韩愈面对因忠遭贬,无罪远谪的境遇,仍义无反顾,“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还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的文天祥,“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于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顶天立地奇男子,要把乾坤扭转来”的孙中山……他们都不玲珑、不精明、不圆滑,也都曾遭谗、遭嫉、遭排挤,但正是这些绵延不绝、生生不息的精神因子,涵养了方正耿直、不慕虚华、勇于担当的民族精神,汇聚成披荆斩棘、一往无前、不屈不挠、永不放弃的民族力量。

以维护和实现民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为目标的人,更是把牢记使命,勇于担当,勤勉务实,乐于奉献作为人生信条。在炮火硝烟的斗争中、在“上下求索”的艰难跋涉中,都有坚持真理、勇于担当的精神在闪光。李大钊、澎湃、瞿秋白,若他们长袖善舞、明哲保身,他们可以是生活优渥的大学教授、锦衣玉食的富家少爷、才华横溢的学者巨匠;王进喜、邓稼先、焦裕禄,若他们躲事避事,贪图享乐,他们大可不必用身体搅泥浆、不必十多年音讯全无,不必将42岁的生命终结在兰考。他们的生活也许不光鲜、不精致、不讲究,但却始终坚守忠诚老实、尽职尽责的铮铮誓言,成为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脊梁。

当代中国,喧杂纷争的乱世早已海晏河清,政坛走马灯式的更迭也早已尘归尘、土归土,眼前不再一穷二白、一贫如洗,改革的大潮正推动中国号巨轮劈波斩浪、向梦想进发,正是有志者奋舟击楫、大海弄潮的好时代。作为巨轮舵手的各级党员干部正应该信念坚定、勤政务实、敢于担当。但却有少数人仍抱着封建官场“水晶球”那一套“老黄历”不放,有的政治立场不坚,在大是大非面前态度暧昧、不敢“亮剑”,甚至故意模糊、存心投机;有的正义感缺失、原则性退化,躲避矛盾,糊里糊涂;有的以“练达人”自居,只谋官不谋政,只谋人不谋事;有的自以为“精明透顶”,干事拈轻怕重,有好处“当仁不让”,没好处“退避三舍”; 有的拖拉懒散,暮气沉沉,“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说到底,“老练人”也好,“水晶球”也罢,看似深谋远虑、老谋深算,实际上筹谋的不是事业发展,而是个人私利;顾虑的不是肩上重任,而是个人名利。

这些“水晶球”“油子官”的存在,有百害而无一利。于国而言贻误事业,坐失良机,败坏党风政风,不可说为祸不深;于己而言,丧失坚实的信仰“底座”, 没有明确的航向指引,缺少扎实的实绩根基,丢了正直的为人本分,仅凭油头滑脑混迹官场,虽能得一时平安甚或片刻风光,但终难长久。这样摇来转去、躲来避去,外表光鲜、内无实物的“水晶球”不做也罢!

Leave a Comment